lacoste安邦不安,财新姓财|水煮语-水煮语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77
安邦不安,财新姓财|水煮语-水煮语
文︱水煮语(ishuizhuyu)
原创文章,抄袭必究
工作事宜联系小编微信:zierkeji


这个五一节周晓涵老公,武术界吵得唾沫横飞。
朝鲜秀导弹核武,美国秀航母萨德,在这个火器横行的时代,我们的拳头却出人意料的占据了头条。
事态还在愈演愈烈,各路高手都向搅局者徐晓东发起了挑战,大有6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架势。
武林中血雨腥风蓬莱李海峰,冯月平金融界也不平静。
在国家金融监管风暴来临之时,神秘安邦也再次被卷入了风暴中心。
从墙外的小道消息,到墙内的沸沸扬扬,再到安邦董事长吴小晖有意无意的出现在媒体上,傻子都知道其中暗含的意味精灵幻境。
随后,财新爆出安邦资金流断档,缺口200亿。
2天之后天童凯,财新乘胜追击,刊发长篇雄文,再次对安邦进行大起底。
这一次,可谓是揭开了安邦的最后一个底裤。安邦也终于被激怒,3天之内,连发2份声明,矛头直指财新传媒。

这份声明语调看似冷静,但措辞却波涛汹涌。
捏造波段兔王伟,炮制,抹黑,污蔑,误导,干扰,侵犯,《声明》里通篇充满着这样的词语,看得出来,不管是安邦还是吴小晖,这次确实是有些急了。
自从2004年安邦创立以来江西双卫网,到今天也仅有13个年头。这13年里,特别是近年间,安邦遭受媒体的多次质疑与调查,财新的这次报道当然也绝不是第一次。
但之前的每一次,安邦都是在无声之中轻松化解,既不发声,也看不到出手,但问题却总能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四两拨千斤,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境吧火线对决。
而这一次,安邦却不再沉默,而是直接出手,从4月28日到4月30日,3天之内胡寅寅,在安邦官网之上,连发一篇“辟谣”文章,和两份《声明》(一份声明,一份严正声明)魏吉英。
不仅如此,在《声明》中还明确指出吉住涉,决定对财新传媒及胡舒立提起诉讼。
时光转到2015年,大家肯定都记得,那年的1月29日,《南方周末》也刊发了一篇有关安邦的文章,名为《安邦真相》,引发公众关注。
但仅仅1天之后,《南方周末》就做出了2个举动:1、删除原文;2、在官网发表道歉书一压定情。

删除原文并道歉,承认文章部分失实。对一份标榜严肃的媒体来说,这样的结果可谓是最严厉的处分了。
南周虽然有一肚子委屈,但自始至终中村功原型,安邦都没有发声,更没有出面,这样的结果不管是不是安邦在暗中所为,这样于无声处化万物的功力,确实让人害怕。
而这一次,比起南周,财新的命运显然要好很多,安邦也不再是那个让人神秘到害怕的安邦,除了辟谣文章,还有声明,而最终是拿起法律武器。
就像徐晓东要挑战整个武林一样,不怕正大光明的过招,就怕使阴招玩黑手。输要输得心服口服,千万不能耍冷枪使绊子。
财新当然也是一样,安邦将问题诉诸法律,而不是让文章自然消失南风瑾,这是正人君子的做法,也是对财新起码的尊重。
从这一点来说,这一次安邦的行为值得尊敬。
尊敬归尊敬,但安邦的这份《声明》中,却藏着很多的地雷。
我们来看这样一句话:
财新传媒对我司董事长吴小晖进行人身攻击,捏造其“有过三次婚姻”的不实报道,炮制其“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等谣言。
这句话写的很清楚,安邦认为,财新传媒对吴小晖婚姻关系中止的报道是谣言,是不实的。
这段话是不是可以反过来理解,吴小晖的婚姻关系并没有中止,还在继续?
而且,从中文词义的理解角度来看,“中止”和“终止”的含义是不一样的。
中止只是暂停,终止才是结束。所以是否可以理解为,吴小晖的婚姻关系还在继续,只是出了问题暂时停止?
当然,如果官司一旦开始,吴小晖为了证明财新报道内容的不实,至少要把结婚证亮出来了。这可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
而且黄龙封神传,有法律人士对安邦的这份《声明》仔细阅读后,还指出了2点问题:
1、有关原告问题。
《声明》称,财新传媒及胡舒立本次及以前有多篇文章,其报道内容都不实,并且“多次对公司董事长吴小晖进行人身攻击”。
请注意这段话,《声明》中所说的都是对“吴小晖”怎样,而非对安邦如何如何。也就是说,这份声明的原告应该是“吴小晖”。
可是在《声明》的落款处,却是“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就是原告不清。lacoste
2、有关被告问题。
《声明》说的很清楚,安邦决定对财新传媒及胡舒立提起诉讼。
需要说明的是,不管财新的报道内容是否属实,也不管胡舒立是不是文章的作者,媒体报道本就是一种职务行为,即使文章有问题,也应该由文章所在单位,财新传媒来承担责任。
所以,安邦将胡舒立列为被告,既缺乏事实依据,也缺乏法律依据。
最后还要提到的一点就是,安邦认为,财新屡次发布针对安邦的不实报道,是因为他们没有答应财新的广告和赞助。

当然财新对此做出了坚决否定。
其实这事很好解释,市场化媒体,没有哪家不喜欢广告,广告就是金钱,排斥广告的媒体是傻子,财新也不例外匪侠。
也可能,财新曾与安邦洽谈过广告事宜,但最终无疾而终楼南蔚。
但是不能因此就说明财新关于安邦的报道暗黑巫师传,就是因为广告没谈妥而写。这样说就是典型的诛心论了。
如果这样,那就是广告没谈成,以后都不能刊发关于该单位的调查报道了,否则就被扣上了怒而曝光的帽子,那可是够冤的。
所以,安邦可以起诉财新,财新也完全可以调查安邦,而最终的结果,就交由法律来说话吧。
不过最让公众吃惊的是,这一次,安邦竟然选择了对簿公堂,是心里坦荡,还是失去了往日的光环?
公号回复“51”韩世荣,给你看一张图片

—水煮语原创出品—
欢迎转发朋友圈
各类自媒体及传统媒体,严禁擅自转载
长按二维码打赏




水煮语
微信号:ishuizhuyu
官方微博:@水煮不语
工作联系微信号:zierkeji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