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天门冬氨酸大冰:用《你坏》向你说声“你好”-文轩BOOKS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59
大冰:用《你坏》向你说声“你好”-文轩BOOKS
大冰的书记录的一个个真实的故事,有关友人,有关陌生人,有关小猫小狗,传递的是放眼世界的大视野,大爱,以及纵横四野的豪情。

大视野和大爱
这位有着主持人、流浪歌手、油画者、酒吧老板以及作家等多重身份的人告知我们,可以“以梦为马”,纵横驰骋。但他又不是任意妄为维尼琼斯,他又温情地对待所遇的每一个人,他把他们当作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记录下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有江浙人里的豪杰、西北人中的汉子、东北人中的孝子、台北人中的鬼马爸爸……

我很多次把大冰的书推荐给身边的人,有学生,也有企业家。
能推荐给他人,是因为自己感动了。
现在很多书,作者都是在自我倾述,表达自我的情感、自我的烦恼、自我的奋斗,只想表现自己,以自我为中心,不考虑读者的感受。因而有的作品读了感受的是负能量,如从垃圾场走出。有的作品读了如白开水,无感,“与我有什么关系。”
而好的作品能让读者感受到温暖,感受到光芒郝弟。
大冰的文章l-天门冬氨酸,有彝族苦孩子的挣扎,门巴族少年背夫的成长,天津卫穷小子的折腾,成都孩子的异国他乡……还有那些歌者、师者、茶者、散人、匠人、军人……都被大冰捕捉到过光,复杂的人性背后的光木村雅,不仅可以慰风尘,也能照耀着我们朝向的方向。
管什么标准,该“坏”就坏
从《阿弥陀佛么么哒》、《乖,摸摸头》、《好吗好的》到《我不》,大冰的书名都有点另类,但读完全书又不禁会意一笑,书名正如这个人,豪放不羁。
看到2018年最新书书名是《你坏》,先是一愣,很快就理解。
这是大冰特有的问候方式,用“你坏”表达你好。
联想到他歪着嘴、斜着眼的坏笑,一副雅痞的样子。

记得有一年上海书展的签售会上,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读者过来对大冰说:“都是因为信了你的话,至今没女朋友。你得对我负责牛金生。”
他坏笑:“滚”。就差踢一脚。
但是现场就是有那么多人,起码有两千吧,想亲近他贾淑涵,以能和他握手为荣。
绝对不是追星的那种,不吵不闹,可以远远地看着,可以慢慢地等着。
他也真是有良心,尽管有几千人在等,还认真对待每一个人,聊天,按需求在书扉页画猴子或者兔子什么的,还有握手,甚至合影。
若奇怪我是怎么知道的?
作为书业媒体,我是采访后冒充工作人员,在他身边帮他翻书,方便他签名。
那天我站旁边服务了好久(大冰肯定不知道的,他哪顾得上帝国在前进啊),也感动了好久任立佳。
其实我不是没见过场面的人,采访过出书的名人多了去。可还真的是服了他。

这条山东汉子太重信:他到处许诺读者到他的各地酒吧(拉萨、厦门、西安、丽江、大理、成都、重庆、西塘等)免费喝酒,已经喝倒了他若干个酒吧;他说要带读者去北极,就选了一个坐轮椅上的读者去看北极光,不仅费用他掏,全程历经艰险(上本书《我不》中有记录)。
但是这条山东汉子又很不羁:有人搬出高层压他,让他写推荐序,他一句“去你奶奶的”骂了回去;有人提着百万现金请他挂名当主编,被他撅了回去,理由是懒得沽名钓誉。
正如他说“世上哪儿有那么多标准答案,该坏就坏”。
因而新书名为《你坏》,我一点也不奇怪。
据他说第一本书《他们最幸张龄之福》当初他的命名就是《你坏》,但是被编辑改了。现在他也是名人了,拥有了话语权诛仙往生咒,在对第一本书回炉重写扩充后,恢复了这个名字。
“五年五个女儿,小乖、小哒、阿好、阿不……大女儿叫小坏蛋万蒂妮老公巅峰公子。”
是的与魅共舞,一个比一个怪,一个比一个坏。
但是,都坏得特别特别的好,都坏得特别特别的暖少年阴阳判官。
这位兄弟太有爱
看新书《你坏》,我看得很慢。虽然很喜欢大冰笔下的故事,但是每次读都没办法一气哈成,就如放电影慢镜头,希望细节看得清;就如放了多年的陈酿,希望慢慢品。
《不用手机的女孩》中,记录只因为一个伤心女孩的话:能陪我出去走走么?大冰就抛店(酒吧)舍业,一起出走。带着五十元和女孩从拉萨去珠穆朗玛峰,一路上历经各种磨难……
《茶者前传》中刘德丽,记录大冰和成子等在拉萨大昭寺前晒太阳,喝酒、聊天星象仪罗马音,“没完没了地唱,没完没了地跳遵化人才网。”一段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
书中第一篇是《我的小姑娘》。大冰记录了一个可爱至极的小姑娘,“满身奶糖味儿”,“ 猴儿一样的小姑娘”,“ 一下子就把我的心给看化了。”于是大冰和她妈妈说:认个干女儿好了。
大冰的文笔非常细腻,且看一段:
她声音(歌声)里丝毫做作都没有,干净得要死,我的心慢慢变成了一坨儿豆腐脑儿,一撮儿棉花,一小块儿正在平底锅里滋滋融化的猪油。
别人用猪油形容感动,我可能会笑,可是大冰此处用“猪油”,我却跟着心在融化。
正如他说的:走的路越多,越喜欢宅着。见的人越多,越喜欢孩子。
他确实好喜欢孩子,这五本书的书封上都是以孩子为图。
在这篇《我的小姑娘》中还有一段:
点上一根兰州,心里念起一个名字。
你看,如果不是命运的捉弄,我们应该也有一个小小的女儿蹲在膝边,听你我给她讲故事了吧。
不知大冰心里念起的名字是谁,以往五本书中,他写下了众多友人的名字,每个名字后面都有动人的故事,但我想他心里那个名字一定没出现过。
读到此处让人心疼无比。

那天,我和先生窝在沙发看书。
他问:若让你再选择一次,曾国犹你愿意嫁给谁?
不假思索:苏东坡。
还有呢?
辛弃疾半脑哥。
说个活着的。
我竟然说:大冰。
还没等我解释,他竟然说:嗯,大冰挺好的。(受我影响,他也读了不少大冰的文章。我说大冰的书一直在床头柜,你信么?)
我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说:其实他适合做兄弟,不适合做情人,心里装太多的情义,装太多的兄弟姐妹了!
大冰曾以很重的笔墨多次书写过陈渠珍,这个年轻时就能够赢得百二十士卒誓死相随的男人李坤仪,其实大冰的魅力并不低于陈渠珍张冠冉,他不仅赢得百万读者的相随,也肯定赢得众多女性的倾慕,知道有很多女读者表示要为他“生猴子”。
他书中那句:过不去的就搁着,忘不了的就记着。又能怎样,还能怎样,就这样吧,总要接着活。
让人无尽感慨!
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远远关注大冰的读者,真心祝福你,能像新书《你坏》中《一生何求》里的“王博”,早日找到“甜菜”,那样,兄弟姐妹们会更放心地与你疯,与你想坏就坏!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