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万年历古琴版孔乙己-天津乐器张世家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85
古琴版孔乙己-天津乐器张世家
古琴版孔乙己
Musicraft Zhang
蕊蕊改编、Potato Liu整理校对
孔乙己

子虚镇的琴馆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窗前一副纯木质的琴桌椅,桌上放置着古琴,可以随时弹奏。上班的人,周六周日歇了班,每每花几十块钱,买一套弦,——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套要涨到几百块——靠桌边站着,边看琴边等着老师来换弦。倘肯多花几百,便可以买一套上好的琴书,或者一套冰弦,再给琴做个全套保养。如果混迹得熟了又有些功底,那就能试一试琴馆里的各色古琴,与教师研讨一二。但这些顾客,多是古琴小白,大抵没有这样有功夫。只有穿唐装的老师傅,才踱到琴桌前面坐下,要茶要琴,自顾自地弹琴享受。
我从十六岁起,便在镇口的乌有琴馆里当伙计,老板说,手型太僵,怕侍候不了唐装老先生,就在柜台做点事罢。站着的新手客人,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琴弦从袋子里取出,看过琴弦上有残没有,又亲看将琴弦缠在琴上,然后放心。在这严重兼督下,做假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老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盘点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老板是一副凶脸孔,客人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琴馆杨继周,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邓玉贞。
孔乙己是站着看琴而穿唐装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唐装,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的《乐记》有云,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鲁迅笔下的“穿长衫的孔乙己”这妇孺皆知的话里剑谍演员表,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孔乙己一到琴馆,所有弹琴的人便都瞧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取一套弦,要一本《琴学备要》。”便扔出两百元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骗了人家的钱财了!崔宇革”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骗了张家的儿子,被扭打着送到派出所去了。”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传习怎么是骗……传习……琴人的事,能算骗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师道之不传也久矣”,什么“黄钟、仲吕、无射均”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琴馆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上过音乐学院,但终于没有进专业团体,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懂得一些乐理,又会弹几下古琴,便给人家讲讲课,教教琴,换一碗饭吃七煌贝拉。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没有耐心。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琴谱教材,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教琴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骗人的勾当。但他在我们琴馆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装清高,虽然间没怎见他弹过什么大曲目,但是也算是为人和善斗鸾,比很多进门就先问我们是哪门哪派,师承何人却操不得几许琴曲的人谦和。
孔乙己喝过半盏普洱茶,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真会弹琴吗?”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毛方圆微博。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连半场传习雅集都搞不了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全是琴圈儿乱象之类。在这时候,众人也都跟着凑热闹起来:琴馆内外充满了争论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老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老板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妖姬无双。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学过琴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学过琴……我便考你一考。《酒狂》的结尾,怎样弹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弹罢……我教给你刘会凤,记着!这些曲子应该记着。将来做老板的时候,上课要用的。”我暗想我和老板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老板也从不教课。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散拂一至大九三,长锁上七九上七抓起·······’”,说罢凭空弹了一个简单的结尾2009年万年历。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琴桌,点头说,“对呀对呀!结尾有两样弹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拿了笔,想在纸上写减字谱,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一人一小块糖果。孩子吃着糖,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他的糖果盒。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盒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糖果,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老板正在慢慢的封账,取下粉板,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二百块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看琴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进了局子了。”老板说,“哦!”“他总仍旧是骗都市超级股神。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窦市长家里去了。他家的人,骗得的么?”“后来咋了?”“咋了?先写自首书,后来是审,审了大半夜,再关起来。”“后来呢?”“后来进了局子了。”“进去了怎么样了?”“怎么样?谁晓得?许是判刑了。”老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烤着暖气,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来一套弦。”这声音虽然极低军部蜂后计划,却很耳熟朴政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克衫,,下面垫一个布袋,用布绳在腕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来一套弦。”老板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还欠两百块钱呢!”孔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弦要真。”老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骗了人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骗,怎么会进局子?”孔乙己低声说道,“误判,误判,误……”他的眼色,很像恳求老板司溟,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老板都笑了。我取了弦,拿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布兜里摸出两百块钱,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是做苦力活营生。不一会,他查过了弦,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王海燕前夫,背上布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年关,老板取下粉板说,“孔乙己还欠二百块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二百块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已经不弹琴了。
自古自矜多气傲, 无奈众人议声滔。
子虚乌有逗人笑, 莫怪世间子不肖。
非物质文化遗产
樂器张世家
Musicraft Zhang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当代古琴斫琴大师
樂器张世家第三代传人-张俊国先生
弘扬传统民族器乐文化


博物馆:天津市南开区古文化街乐器张·古琴斫琴艺术博物馆。
(古玩城2单元3层)
电话:13920412020

南开总店:天津市古文化街宫北9号。
电话:022-27289866

河东店:天津市河东区八纬路十四经路音乐街20号。
电话:022-24120386
滨海店:天津自贸区旭升路347号滨海新区文化中心(一期)
二层“文化长廊”W-L2-006
电话:6554 4258
和平店:天津市和平区岳阳道与贵州路交口金泉大厦(人民体育馆旁)-3层302
电话:13803016846
扬州店:江苏省扬州市 广陵区 个园 - 中国古琴第一街“乐器张”
电话:18752740363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