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c什么意思完美隐婚:腹黑老公有点坏(热门小说)-晴初小说资源分享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64
完美隐婚:腹黑老公有点坏(热门小说)-晴初小说资源分享

第1章结婚前的礼物
云水的盛夏,难耐,午后的阳光没有一丝的温柔可言。
乔木槿穿着黑色镂空后背的鱼尾婚纱,在镜子前不停的摆弄着,一头如墨般乌黑的长发卷了起来,头上戴着一顶黑色边的帽子。
巴掌大的鹅蛋脸不施粉黛却已是倾国倾城,般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直线,看不出来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后天就是她大婚的日子了,她的未婚夫通知她来试婚纱,她从早晨八点等到下午三点,她的未婚夫连个人影都没有露。
要不是这家婚纱店是她未婚夫集团旗下的店,恐怕这会她已经被人赶了出去,哪里还能像现在这般闲情逸致的试着婚纱。
乔木槿是第一次来婚纱店,却是第一眼就看上了身上这套黑色的婚纱,简洁大方又不失,最重要的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韵味。
穿在身上也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叮铃……
乔木槿放在化妆台上的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她把婚纱整理了一下,提着裙摆拿过手机。
重新回到镜子跟前,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保存了起来,然后才打开了简讯。
“现在立刻到云水花园!”简讯是她的未婚夫苏璟发来的。
乔木槿淡漠的扫了一眼便把短信删掉,又抬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一双清冷的几乎不近人情的眼眸,如一汪秋水般平静。
没有任何工作人员的帮助,乔木槿自己把婚纱换了下来,换上了自己一身黑色职业套装,卷起来的长发放了下来,慵懒随意的披在肩膀上。
拿了自己的东西,乔木槿离开婚纱店,驱车赶往云水花园,也就是她结婚后的家。
“苏璟……苏璟……”娇柔的声,从客厅里传来,乔木槿握着钥匙的手紧了一紧。
眉心不自觉的连在一起,太阳穴都突突了一下,可她清冷的眸子还是没有一点的涟漪。
脚下的棉布拖鞋踩在地面上,不会发出一星半点的声音,如果不是刻意,是没有人会察觉的。
乔木槿握着钥匙穿过玄关,站在走廊的入口,面色平静的看着客厅里纠缠在一起,低吟浅唱的两个人。
熟悉的声音让乔木槿清冷的眼眸漾起一抹波澜张效铭,看着那个像是藤蔓一样紧紧缠在苏璟身上的女人。
她,笑了。
乔思恬……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乔思恬。
乔木槿觉得有些讽刺,临夏曾经给她说过的那些狗血的事情,竟然有朝一日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而且,还是在她婚礼的前三天。
乔思恬纤细若葱白一样纤细的手指,勾着苏璟古铜色的脖颈,万种风情娇柔的模样。
让乔木槿微微有些诧异。
没想到她模样清纯,在她眼里一直都是善良伪的十八岁妹妹,男人的手段像是高手中的高手,没有一点的青涩。
放佛是察觉了她的的存在。
“姐姐,姐姐,你会喜欢什么样姿势?”
昨天晚上,她的好妹妹还专门为这个问题问过她,乔木槿清楚的记得,她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她的妹妹当时她还笑话她,二十八岁的老,能算上是稀有国宝了。
当时她还还说有朝一日,她一定会找个机会好好试一下。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到了机会,被试的那个男人还是她的未婚夫ca1835。
乔思恬早就察觉了乔木槿的到来,低吟的声越发的娇柔,余光看向一边像是榆木疙瘩一样站在那里的姐姐。
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纤细的手臂抱着苏璟的脑袋,笑的妩媚,如血色一般的红唇蜻蜓点水一般啄了苏璟的唇瓣一下。
娇羞的道:“璟哥哥,你喜欢刚才呢,还是现在这个?”
苏璟麦色肌肤的手臂抱着她的翘臀,曾经被临夏说过的薄唇,勾起一抹撩人的弧度。
“都喜欢!”说着,他狠狠的咬了一口乔思恬红肿的唇瓣,让乔思恬吃痛的叫了出来。
那叫声不是痛苦,而是享受。
“璟哥哥,那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姐姐?”乔思恬又问。
乔木槿抿成一条直线的红唇,终于有了一丝弧度,竟是竖起了耳朵,也想听听苏璟的答案。
第2章晦气
身体的颤抖和精神上愉悦的享受,让乔思恬声音有些发颤,看到不远处没有任何的表情的乔木槿。
她有些恼怒雅乐士女鞋,越发的卖力,苏璟的喘息声有些迷离。
半晌没有听到苏璟的回答,乔思恬有些恼火,红唇轻轻撕咬了苏璟唇瓣,当即漩涡香磷,疼的苏璟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苏璟没有生气,妖孽的桃花眼,放着撩人的暗芒,狠狠的咬了一口乔思恬的红唇,含糊的道:“都喜欢!”
闻言,乔木槿轻呵了一声,脸上挂起嘲弄的笑意。
男人,就是这样,十八岁的女人喜欢,二十八岁的女人也喜欢,总之只要够味的女人,都喜欢。
看着看着,乔木槿忽然犯了恶心,轻盈的呕了一声。
声音不大,却是让客厅里那个洞察里极强的男人察觉到。
乔木槿惊了一下,在那个男人坐起来的时候已经换了拖鞋,赤脚拎着她的鞋子,飞快的逃离了这个别墅。
等苏璟从别墅里出来,乔木槿已经逃出了小区。
苏璟微微眯了眯眼眸,拿出手机给乔木槿去了电话,电话响了两声之后,被人接听。
“喂。”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听不出她此刻是个什么情绪。
苏璟有些恼怒,虽然他和这个女人成为男女朋友关系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可是他认识这个女人已经八年了。
这期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女人因为什么事情动怒过。
有时候,苏璟甚至觉得,就算是天塌了下来,这个女人都不会有反应。
“你在哪?”
苏璟修长的手臂随意的插在白色西装的口袋里,醇厚的声音有些不悦。
“回家的路上!”乔木槿淡淡的说着。
苏璟皱眉,声音越发的愠怒:“不是让你去试婚纱吗?为什么没有去?乔木槿,我知道你不想嫁给我,不想和我结婚,但是后天就是婚礼,你要是敢逃婚,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听着电话里愠怒的声音,乔木槿皱眉,把电话拿远了一些,等苏璟说完,才不紧不慢的道:“哦,我已经试过了,我把照片发你手机里!”
“还有事吗?没事我就挂了!”说完,乔木槿也不等苏璟还没有话要说,直接掐断了电话。
车子靠边停了下来,翻出那张黑婚纱的照片,给苏璟发了过去。
这不是苏璟第一次被乔木槿挂断电话了,但是每一次他都无比的震怒kfc什么意思,手机震了一下,看到手里传来的彩信。
苏璟差点把手里的手机给砸了。
“璟哥哥……”乔思恬穿着苏璟的白衬衣,晃着两条白嫩的玉腿,出现在苏璟的视野里。
十八岁的姑娘就是有资本。
尽管穿着苏璟的白衬衣,但苏璟还是看出来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婴儿肥白皙的脸上,潮红的情欲还没有退去。
乔思恬走了过来左手勾着苏璟的肩膀,呼之欲出的胸脯若有似无的蹭着苏璟拿着电话的胳膊。
探着脑袋看到苏璟手机里的照片,捂着唇角惊呼了一声:“璟哥哥,这……这是姐姐的婚纱?”
苏璟眼里的惊艳因为乔思恬的话,再次翻滚着层层的震怒。
乔思恬却是装作没有看到,蹙眉故作无意的道:“姐姐……姐姐怎么会选黑色的婚纱,虽然说黑色的婚纱很好看,但是黑色的婚纱看起来就像是参加葬礼!”
话音落地,乔思恬抬头对上苏璟震怒的眼睛,立马赔礼道歉:“璟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乔思恬有着一双无比单纯的眼睛,此刻染着淡淡的薄雾,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苏璟瞥了一眼手机里的彩信,删掉,捧着乔思恬巴掌大的脸颊,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啄了一下。
“乖,我送你回去!”
乔思恬微张着唇瓣,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乖巧的道:“不用了,璟哥哥,我知道你有事情要忙,一会我休息一下,自己回去!”
苏璟心里还惦记着乔木槿,见乔思恬这样的懂事,阴郁的脸上有了浅淡的笑容。
转身,走到玄关处,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钱包,抽出一张金卡递给乔思恬:“这是一张信用卡的副卡,想买什么随便刷!”
乔思恬没有推脱,娇笑的接了过来,踮脚在苏璟的唇瓣上吻了一下:“璟哥哥,你真好!”
……
乔木槿发完短信后并没有回公司,其实她下午是要上班的,只是刚刚看到那么一幕,她现在没什么心思,思绪有些发乱。
拿着手机再三犹豫,约临夏晚上一起吃饭的短信,还没发了出去,苏璟的电话就飘了进来。
第3章精神病
乔木槿皱了皱眉,看着屏幕上不停闪烁的两个字,有些烦躁。
这人恐怕是为了刚才她打扰了他的兴致,专门打电话来骂她吧,想到之前不经意看见苏璟发火时冰冷的样子,乔木槿后背僵了一下。
手指轻轻一动,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的状态。
可是苏璟不死心的一遍又一遍打着电话,乔木槿真烦了,直接把电话调成了关机的状态。
一阵炙热的暖风从窗户吹了进来,乔木槿的脑袋发疼,许久不曾弥漫心头的烦乱此刻竟是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双手握着方向盘,额头贴着方向盘,趴了一会,乔木槿才觉得心里的突突跳个不停的心脏穴舒服了那么点。
蹙了蹙眉,拿过副驾驶的包,拿出药瓶和矿泉水,乔木槿吃了药。
犹豫了一下,乔木槿调转了车头。
……
建发大厦24楼。
乔木槿站在一间办公室的门口,愣神,抓着手包的手微微颤抖着,后背不停的冒着冷汗。
她,已经许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每一次来这里,她都痛不欲生,可是为了活下去,她必须要来这里做心理治疗。
抑郁症。
谁会想到乔木槿这样一个身材纤细苗条,有着精致皮囊的冰山美人儿,竟然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严重到曾经差点割腕自杀。
闭了闭眼,冥神调整了一下思绪,乔木槿才觉得舒服了一点,看着紧闭的房门,乔木槿这才意识到今天过来没有提前预约,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病人。
乔木槿好看的手指勾了起来,手指还没碰到房门,紧闭的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一个身形高大欣长的男人赫然出现在乔木槿的视野里,男人穿着手工缝制贴身剪裁的黑色西装,上衣领口敞开着,里面纯白的衬衣露了出来,衬衣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松开,露出男人麦色的肌肤。
浑身散发着优雅高贵的气息。
男人骨节分明好看的手指搭在门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挡在门口的小女人,眼神疏离淡漠,一双薄唇微微抿着,远山一样的浓眉下,一双狭长深不可测的黑眸落在乔木槿的身上。
冰冷的视线让乔木槿如芒在背。
男人的手收了回来,慵懒的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唇角翘起一抹清冷的笑意,瑰丽的黑眸里闪过一抹嘲讽。
这样花痴的女人见过太多,为了躲清静,才跑到这里,没想到还能遇见花痴女。
温齐越轻咳了一声,声音有些清冷的道:“让一下!”
乔木槿这才回了神,察觉到刚刚对着一个陌生男人犯了花痴,心里一阵懊恼,面上却是一片平静,往后退了两步。
温齐越对乔木槿平淡的反应,有些诧异,不禁多看了两眼,眼前的女人穿着一声黑色的职业套装,上身是黑色的西装配白色的衬衣,下身是及膝的包臀长裙,脚上……
看到乔木槿桥上那双系带小白鞋,温齐越有些讶异,唇角的上扬的弧度有些大。
温齐越心想这女人真是个奇葩。
视线从上而下,落在女人的胸前,温齐越眼里又闪过一抹惊艳。
乔木槿察觉到男人肆无忌惮的胆量,垂眼看到自己的胸部,下巴微抬,恼火的瞪着眼神变得深邃玩味的男人:“不要脸!”
乔木槿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下一秒这三个字就脱口而出,看到男人成功的变了脸色。
乔木槿心里浮起一抹爽快,贴着男人的左臂,闪身进入了房间,擦肩而过的时候,乔木槿用力的撞了一下温齐越的身体。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温齐越没有防备,身体往前倾了倾,脚跟还没站稳。
身后的房门砰地一声从里面合上。
温齐越不怒反笑,烦躁的心情因为这个花痴的女人消散了不少。
心里对这个女人还生了几分意思。
不过……
看到门口上悬挂的牌子,温齐越便收回了自己的心思,他对好玩的女人是敢兴趣片西茜,更何况这世上能让他起了心思的女人没几个。
女人就是在缺,他也不会对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人感兴趣。
乔木槿在这里做了一个简单的治疗后,拿了一些抑郁症的药,便离开的建发大厦。
从这里出来,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
霓虹闪烁,万家灯火。
乔木槿虽然不饿,但是她还是找了一个粥店,喝了一碗粥。
她深刻的知道,她这样的人,是没资格生病的,所以只能有良好的作息规律。
简单的吃过饭之后,乔木槿又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才回了她租住的地方。
单元楼下,乔木槿的车子还没熄火,她就看到了那个她很不想见到的男人。
第4章高级佣人
说实话,要不是父亲因为逼她嫁给苏璟,她还真不愿意和苏璟见面。
想要调转车头逃跑,那个人突然朝着这边看来,乔木槿不得不停把车子停在单元楼下。
车门打开,那个人已经从楼门口走了过来,面色阴沉的盯着乔木槿,森冷吃人的视线像是要把乔木槿给生吞活剥了。
苏璟身形高大,又因为长期锻炼的缘故,所以身材超好,简直就是行走的衣架。
任何一件衣服只要穿在他的身上都能被他展现出各种不同的气质,每一种气质都是那么的淋漓尽致。
就像此刻,只是一件很普通的灰色运动套装,脚上是难得一见的运动鞋,都被他穿出总裁的霸道气势。
察觉到自己的思绪,乔木槿有些想笑。
面前的人这个人越是生气就表现的越平静,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看了这么久,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就证明他真的很生气。
“有事?”乔木槿想总有一个人要打破这种平静,所以她先开了口。
淡漠的口吻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未婚妻对自己未婚夫说话的感觉,感觉更像是两个陌生人。
苏璟已经震怒到极点,藏在口袋里的有手不自觉的紧握,斜飞的剑眉狠狠的向上挑起,语气极致的冰冷。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这话不是平常的问话,而是质问,带着警告意味的质问。
乔木槿慢条斯理的将手机从手包里拿了出来,看到黑色的屏幕,手机拿了起来,轻轻的晃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机了!”
说完这话,乔木槿就在心里偷笑了起来,自己说谎话的本事涨了不少,面对苏璟竟然也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
大概她就像临夏说的那般,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李美熹
“乔木槿,你觉得你说话我会相信吗?”苏璟无比的震怒,墨色的瞳仁因为震怒,剧烈的收缩着。
周围的气压放佛间都低了不少。
乔木槿耸了耸肩膀,摆出一副无可奈何模样:“不管相不相信,事实就是这样?你找我有事吗?这么晚没有回去,可能伯母的电话很快就打来了!”
话音还未落地,乔木槿刚刚开机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苏璟的母亲,显眼的五个字跳了出来。
“接吗?”乔木槿把手机伸了出来,语调平淡的问着苏璟。
苏璟半眯着眼眸,眼里迸射着危险的气息,凝神盯着乔木槿看了几秒钟,接过了电话。
“乔木槿你这样的狐狸精,我们苏璟能要你那是你的福分,现在还没结婚,你就整天缠着苏璟,你当我们做父母的是死人是吧?”
电话接通,苏璟母亲那近乎咆哮一般震怒的声音传了过来,几乎震破耳膜的声音,让苏璟下意识的都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苏璟深邃的眼眸盯着距离只有一步之遥,面色泰然的女人。
他的母亲都这样骂她了,她竟然没有一点的反应林彪日记,苏璟恨得咬牙切齿,真想把她的脑袋撬开看看,她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苏璟想知道什么样的话才能让这个女人卸下身上的伪装,索性把电话开了公放柯尔摩。
“乔木槿,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你们乔家卖给我们苏家一个高级佣人,我警告你,这两天你最好你不要和苏璟见面,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联系,要是让我知道你缠着苏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乔木槿的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清冷的眼眸里还染上了浅淡的笑意。
似乎,对于苏璟母亲的那些话充耳不闻。
苏璟轻薄的唇瓣勾起一抹玩我的笑意,把手机递了过来,示意乔木槿回答。
乔木槿落落大方的把手机接了过来,很恭敬的道:“是,伯母,您说的这些我都记住了,婚礼之前我不会主动联系苏璟道隐仙途,如果有什么事情还要多麻烦伯母了!”
恭敬的态度让苏璟母亲的态度一下子缓和了不少,鼻腔哼了一声:“知道就好!”
话音落地,手机里就传来嘟嘟的忙音。
乔木槿的电话还还没来得及收起来,苏璟骨节分明手指突然用力的捏上了她的下巴。
“乔木槿,如果不是那张支票,你是绝对不会答应和我结婚的对不对?”
第5章你敢打我
男人的力道很大,更何况还是震怒中的男人。
乔木槿的下巴几乎要被苏璟给捏碎了,面上却依旧是一副坦然之色,说话的声音一点都不颤抖。
“是!”乔木槿说的很干脆:“因为我从来没想过结婚。”
苏璟暗沉的脸色没有一点血色李晗风,墨色的瞳仁里风卷残云,怒火中天的他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直接把乔木槿了前车门上,一只手紧紧的扣着乔木槿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揽着乔木槿纤细的腰身。
冰冷的唇瓣毫不留情的压了下去,他原本只是想要狠狠的惩罚一下这个女人的不懂事,但是唇瓣接触到这个女人温润的唇瓣,一股强烈的就从心底深处涌了上来。
身体内的雄性荷尔蒙的叫嚣着,龙舌带着几分味的描绘着乔木槿柔软的唇瓣。
乔木槿愣怔,直到身上的男人想要撬开她紧咬的牙关,更加肆意的掠夺的时候,才猛然回了神。
低垂的眼眸在看到男人放在胸前的大手上,乔木槿顿时怒火中烧,双手用力的把苏璟推开,扬手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苏璟的脸上。
白皙的脸颊因为震怒而红了不少,胸腔更是剧烈的起伏着。
乔木槿在苏璟往后退的时候,快速的跑到单元门口,葱白一样纤细的手指快速的按下了单元门的密码。
苏璟怒火中烧的盯着站在单元门口的女人,像是暴怒中的狮子,压低了嗓音低吼着:“乔木槿,你竟然敢打我!”
每一个字都带着压制不住的震怒。
乔木槿已经冷静了下来,抓着单门门的手不停的紧握,面色平静的望着那个震怒的男人,清冷的道:“苏璟,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协议!”
说完,利落的拉开单元门林孝贤 ,转身进去。
砰地一声,单元门重重的合上,在这个漆黑静谧的夜晚响彻着。
沉重的关门声就像是一巴掌,打在了苏璟的另一半脸上。
单元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乔木槿就虚脱的靠在了门背上,几乎在地上,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自己刚刚打人的那只手。
心跳顿时加快。
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竟然敢打苏璟,而且下手那么狠,而她在打了他之后,还能面色平静的和他说话。
像她这样无情又冷漠的女人,怕是也没谁了了,乔木槿自嘲的笑了笑,连做了几个深呼吸,觉得心跳缓了下来,才向着电梯走去。
当初从乔家搬出来,并不是乔木槿一时的冲动,而是谋划了很久的事情,选的这个小区也是她和临夏一起挑了好久的小区,。
为了不让乔家的人,还有苏家的人打扰到自己,乔木槿选了这个房租物业都超级贵的高档小区。
不过,还真是物超所值。
就连苏璟这样的人想要单元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走神的功夫,电梯响了,乔木槿拎着手包,有些疲惫的电梯,摁下了24楼。
“就在刚刚我甩了你说的一巴掌!”乔木槿拿出手机找到临夏的微信,把刚才劲爆的事情第一时间告诉了临夏。
末了,还配了一张右手红肿的照片。
微信发完,临夏没有及时回复,乔木槿刷着朋友圈,朋友圈还没刷完,电梯门就打开。
“你……你放开我…………”
“老男人,你再不放开我,我……我就报警!”
电梯门打开三棵千年松,楼道里传来女人呼叫的声音,乔木槿怔了一下,脑海里一晃而过最近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
一个妙龄女子强行被一个男人拖入楼梯,差点被的新闻。
犹豫了一下,乔木槿握着手机蹑手蹑脚的走到楼梯门口,透过房门,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衣,头戴棒球帽的,体型高大的男人把一个穿着粉色抹胸及膝小礼服娇小的女人抵在墙壁上。
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女人的手腕,让女人动弹不得。
“,大叔,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我……我有钱,只要你放了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小姑娘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哭腔,听着那低声哭泣的声音,乔木槿心头有些窝火。
现在男人太特么不是东西,仗着自己是个雄性动物,只要见着自己中意的磁性动物重生神犬,不分场合的,就要见色起意。
余光不经意撇到右手边靠窗户的地方,那里放着楼道清洁工的拖把。
第6章为民除害
乔木槿犹豫了一下,屈身把自己的手包放在地上,脱掉脚上的小白鞋,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动作轻缓的把拖布从水桶里拿了出来,看到半桶黑色的水,一个念头涌上了心头。
乔木槿先把拖布拿到楼梯门口,然后又折了回来费力的把水桶也搬了过去。
里面小女生的哭泣声已经停止,男人捧着女人的脸,似乎是在亲吻,女生扣在墙壁上的双手不住的颤抖着。
乔木槿眯了眯眼,拿过一边的拖布,捏着头部的地方,棍子拎了起来,朝着男人的后脑勺猛地一下。
下手,毫不客气。
出其不意的动作人,让男人根本无法察觉,右手捂着刺痛的后脑勺,脑袋缓缓的转了过来,闭着的眼睛还没睁开。
恶心到几乎让他要呕吐的脏水从天而降。
乔木槿看着男人狼狈不堪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拍了拍手,拖布扛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插在腰间,活脱脱就是一个小正太的模样。
“臭不要脸的男人,你当我们女人都是好欺负的是吧玉素利!”
乔木槿哼了一声,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有些得意的道:“不好意味,为了帮社会除害,我已经报警了,我想应该用不了几分钟,警察就应该到了!”
“喂,你这个女人,脑子他妈的有毛病吧!”
乔木槿的话音落地,背部还贴在墙壁上的女人回过了神,指着乔木槿破口大骂了起来。
乔木槿怔住,微张着唇瓣刚想说这个女人不识好人心,才发现那个女人压根就不是什么小女生,而是云水市最当红的娱乐台的电视主播。
隐约,她记得这个女人好像叫什么婉柔,用她自己的自我介绍就是温婉中带着柔弱,属于典型的江南女子。
当初不小心看到她的的节目,她还说这个女人不错,挺有邻家小小妹的感觉。
临夏直接瞪了她一眼,说她眼瞎,说这个女人就是一只婉约的骚狐狸。
当时她还说临夏做人嘴巴不要那么毒,没想到今日一见,乔木槿顿时觉的自己在人生这条路上还要好好的修行一番。
要达到临夏那种一眼就看穿人的境界,还需要一段时间。
“温少,您先去我家换一下衣服吧,顺便洗个澡,您这样不太合适!”女主播温婉的说着,细长的狐狸眼噙着淡淡的水雾,似是快哭的样子。
乔木槿微不可查的哼了一声,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嗯,换个衣服,洗个澡啊,完事之后一起啪啪啪,身体健康情又畅!’
“抱歉,不知道你们是在玩这种岛国的高智商成人游戏,电视新闻看多了,所以……”
乔木槿耸了耸肩膀,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丢给那两个人你们懂得的眼神。
转身从楼道里出来,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包。
转身,一张放大版尽管脸上挂满拖布水,依旧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的俊脸凑到了自己的眼前。
吓得乔木槿踉跄了一下,身体不稳,往后倒退了两步天津五中,贴在了墙壁上。
“女人,我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温齐越凑了上来,一手抵在墙壁上,另一只手钳着乔木槿的下巴,温热的气息故意喷洒在乔木槿白皙的脸颊上。
熟悉的腔调,还有让她竟然只看了一眼就倒影在脑海里,男人的模样都让乔木槿倒抽了一口冷气。
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正是下午在治疗室门口遇到的男人?
“你……”乔木槿唇瓣微张,看着男人的脸一时间词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温齐越原本还以为这个女人是个冰山美人,现在看来就是逗逼的本质。
扛着拖布杆,一手叉腰,嘴里喊着为民除害这种小正太的事情一个一个人老珠黄的女人也能做了”
乔木槿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包,慢条斯理的走到警察的身后躲了起来,漫不经心的说着,脸上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出来,还真是不容易。
“请你放开我,关于赔偿的事情,我们可以详谈!”乔木槿冷冷的说着,觉着这男人就是为了身上衣服,还有医疗赔偿的事情。
叮咚一声,电梯的门铃响了一下,随即电梯门打开骆力炜,两个穿着警服的中年警察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乔木槿惴惴不安的心顿时落了地,双手低着男人健硕的胸膛,一个用力,就把男人推开。
“警察同志,不好意思,刚才一切都是误会,这两个人在楼道里玩高智商的成人游戏,被我误会。
乔木槿有些疲惫,今天折腾了一天,好不容易到家了,以为能休息,现在又要去警察局做笔录。
想想都是自己多管闲事惹得祸乱,清冷的眼眸淡漠的扫了一边的男人一眼。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