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养育了郴州人的古井-儒商堂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61
养育了郴州人的古井-儒商堂


水是生命源
水是故乡魂
一方水养一方人
一方人护一方水

古城是历史文化的遗存,老井是古城沧桑变迁的见证。每一口老井,都是一段令人回味隽永的历史缩影,它见证着当地居民的喜怒哀乐。时代前行了,人们对于古井的依恋少之又少,可是我们不能忘了,在那些斑驳的岁月里,是谁靠着它们的养育,渐渐长成了如今的模样。
寻找古井遗迹
我们在路上

郴州古城有泉有井,数量众多且大多闻达于世,黎明百姓的世俗生活与乡里井泉交融了数千年雷神前传,然沧海桑田,复看今朝,郴州的古井却大多已湮没,旧时清晨洗衣、傍晚担水的市井生活早已不在超级逃犯,如今仅留下燕泉路、桔井路、燕子泉路、龙泉路、香花路、谢家井街、龙骨井、罗家井、水巷、涌泉门等郴城街巷地名告诉世人它们来过!

犀牛井
古人诗病知多少,试问从来疗得无
犀牛井位于裕后街涌泉门。水谷雅子井中有一青苔石斜卧,酷似犀牛,井因此而得名。现得益于裕后街的复兴黑颜知己,犀牛井水清壁整,周边还立有浣衣女之塑像。遥想旧时人气之旺,目前只偶有人拎水,但这是时代发展下的大变化,亦无可奈何。
名称典故
相传在远古时候,神农给郴州带来了九条犀牛,使郴州这个地方风调雨顺,人寿年丰。可是,好景不长,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条造孽的恶龙,把瘟疫带到了郴州。为了战胜恶龙,九头犀牛与它搏斗了九天九晚。最后,恶龙被打败了,八头犀牛将恶龙驱出郴州,一直追到东海去了赵宥乔。还有一头犀牛,由于在搏斗中跌伤了脚,落在涌泉这眼井里,变成了横卧井底的巨石,从此,这眼井就唤作“犀牛井”。 落在井中的这头神犀牛,虽然化成了石头,但灵性未泯。它见恶龙带来的瘟疫在郴州肆虐,害得民不聊生,一片荒凉,便从口中喷出一股清凉甘美的泉水,为百姓造福。人们患了疾病,饮上一口井水,便可痊愈。因此,人们又称犀牛井为“愈泉”

龙骨井
行看五马入,萧飒已随轩

龙骨井蜗居在南塔街道龙骨井农贸市场一个小小的门面里,是一个圆形的吊井重生庶女嫡妻,井很深,水质较好,附近的居民常来此洗衣打水,依稀能见着一点旧时的光景,井边的这一带被称之为龙骨井社区,由此可见昔日繁荣。
名称典故
传说中南海龙王敖钦,有个美丽的女儿名敖花,年芳二八时,母亲不幸病亡。龙王娶鲤鱼精做后房,后母虐待敖花,敖花只得远逃他乡,流落到郴州被一老妪收留。老妪非常同情敖花,牵线搭桥,让敖花与忠厚老实的青年农夫李果结为伴侣。此后,老龙王因思念女儿化骨西去,临终前交代手下乌虾精,要他一定找到女儿敖花,回来取走他的龙骨,可保女儿一生平安。忠实的乌虾精不忘龙王嘱托,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郴找到敖花。女儿闻父噩耗,悲伤欲绝,后随乌虾精到南海取回其父龙骨,放在家中神龛上供奉。有一年夏天, 郴州遭遇大旱,官民四处求雨不应。一天夜里,敖花在梦中得一长须持杖老者传话:说其父要她第二天吉日甜果乐园,把龙骨埋地下,就会下雨。第二天,敖花选好自家的一块菜地,把父亲的龙骨埋下。当晚三更郴州各地就电闪雷鸣,普降甘霖,菜地旁还涌出一股清泉。敖花李果就在泉眼处挖成一口井,供乡民们使用。为不忘龙王之恩,郴民便将此井叫“龙骨井”。。
关于龙骨井的传说有三个版本,而此版本传播最广。

剑泉
黥贼东来携败铁,地灵安肯为生泉
剑泉原井位于现在的市第一人民医院前五通桥下河中央,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原为一条石砌围的方井,有护泉亭。高于河面。雨季河水浊,而泉水清。如今的它只留一方窄口,鲜有人问津。
名称典故
传说,项羽派英布杀义帝于穷泉后,插剑于此,而泉水出,故名剑泉。(穷泉亦因义帝被追杀势穷丧命而命名“穷泉”,穷泉位于文化路农机局院内,只剩下一个井口遗址了。)
此处需要说明一下,义帝使郴县之名最早见于史籍,因此义帝留下的遗迹是郴州悠久历史的见证和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标志。而今叶圣涛,在郴城,除了义帝陵之外,仅剩下剑泉这一历史遗迹了。

橘井
一橘四碑空悲切,五车八斗喜相逢
橘井,不仅仅是郴州也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井,中医界中“橘井泉香”的典故就来源于此,橘井历经千年沧桑后如今寂寥地微缩在郴州一中的家属区内,除了与旁边几块早已风化的难以识读的古碑相伴之外,几乎无人会特意来看它一眼。
名称典故
据晋《神仙传》,西汉文帝时,有一个郴州人苏耽,笃好神仙养生之术,人们称他为“苏仙”零下911,在他得道成仙之际,他对他的母亲说:“明年天下会发生一场大的瘟疫,咱院子里的井水和橘树能够治疗武小琛。如果有患病的人,给他一升井水,一片橘叶,煎汤饮服,立可痊愈。”后来的情况果然如苏耽所言,天下瘟疫大行,求井水橘叶者,远至千里;饮井水橘叶者,也即刻痊愈。此为中医两大典故之一的“橘井泉香”。也是橘井的由来。
橘井和苏仙的传说是紧密相扣的,在古代曾被很多文人墨客书写过,本身应该是家喻户晓的典故,如今知道的人却是越来越少,让人不胜唏嘘。
龙泉
一泓寒水碧冷冷,四面青云列雾屏
龙泉位于今龙泉路与骆仙东路交汇处,不少古志书上均有记载,曾被称为郴八景之一“龙泉烟雾”,养育了三里田一方人民。二十一世纪初,曾有72个泉眼的龙泉还剩下两眼能够涌出清冽的泉水,然而时间仅向前推进10年西界王神,曾经的“龙泉烟雾”徒留一方石碑。
此为被乱石掩埋的泉眼。
名称典故
泉水冬暖夏凉,水面常年雾气迷漫,故名“龙泉烟雾”。民间传说此泉直通东海龙宫,下有潜龙,每当夜深人静、皓月当空,有龙化为彩船在塘中来回游弋。船上灯火辉煌,五彩缤纷,丝弦声声,仙乐飘缈。金龙船出现的次数越多,塘里的鱼也越多,来年也就会风调雨顺。这塘里的鱼,不仅味道鲜美,据说还可以有很好的保健养颜的功效。。

燕泉
茶雾朦胧燕双飞,食之清香沁心脾
燕泉井位于燕泉路与国庆南路交汇处的烟草公司家属区内,清冽的泉水犹在,但周围风光早已荡然无存,如今的燕泉就像个弃妇,蜷缩在墙角,四周长满了青苔和杂草,闻名了上千年的古井燕泉正在被越来越多的郴州人遗忘。
名称典故
相传古代,一对美丽的燕子飞入郴城,落于知府家筑巢。知府轰赶,燕子只好又飞到城外卖茶的刘老汉茅棚落脚,刘老汉对燕子关爱有加,春来秋去,燕子飞走了。有一晚刘老汉梦见燕子飞回棚外野花丛上并告知老汉在此挖井,翌日老汉真的挖出一股清泉。于是老汉用此泉水煮开泡上五盖山茶叶招待客人。揭开碗盖,雾气如双燕展翅……如此好水好茶,吸引了很多茶客慕名而来,连当时的皇帝喝了也龙颜大悦并赏了刘老汉大笔金银,刘老汉用赏金修了一条路,方便乡亲来挑水。乡亲们把这井叫做“燕泉”,而路被称为“燕泉路”。
古书上对燕泉的描述也很多,其中最有名气的当选明朝文学家“燕泉先生”何孟春,他著有《燕泉旧稿》、《燕泉查稿》、《燕泉诗集》、《燕泉遗稿》等用燕泉命名的文集

海棠井
何人不咏海棠花,享尽林邑满风华
位于南街黄金桥附近,为一个石条四方露天井,这是最让小编欣慰的一口井。几百年来一直为民所用,尤其在2008年初,郴州遭遇百年一遇的冰灾,海棠井大显身手供应了远近上万人的饮用水,小编真诚的希望,那些保存完好的古井都能有这样的风貌,受民众的爱护。
名称典故
海棠井由明代陈海棠筹建,故名海棠井。明末时与秀水井、御泉井、燕泉井并称郴州四大井。如今系郴州第一大井。
文革前的海棠井旁长有大树、香花,并有多块碑刻,还有一亭,亭里供奉着井神李嘉一,可惜这些都在文革期间被毁,尽管没有了亭。碑、和井神官商秘史,仍旧有当地居民虔诚的相信此井有神灵,偶尔会见到井的一边贴着菱形的红纸写着一些看不懂的毛笔字,这是居民们在求神保佑。

罗家井
一井看遍风尘事,如今只见满疮痍
此为罗家井,位于御泉大酒店旁,只剩水泥地上几道浅浅的痕迹,看到这番景象时,小编只觉如鲠在喉,气息不畅。从老人们口中还能听到罗家井当年的风光,如今看来却平添感伤。
名称典故
罗家井据说得名于早期罗姓居民聚齐于此,如今大名鼎鼎的罗家井地名也来源于此。五十年代罗家井井水清澈见底,源源不断,是附近居民用水的主要来源,原来的井为条石方井,有头井。二井。三井之分,头井为饮水井,二井为洗菜井,三井洗衣井,划分之详细也能想象得到当时人民对水源的爱护。

朱家坪井
烟消云气散,水冽并泉清
位于九完小西侧朱家巷。保护得比较好,周围是老旧居民住宅,附近居民常到井里取水饮用,水质很好,冬暖夏凉。kei冬春时节,井里烟气飘散,神秘莫测,闹市区难得有这样的景观杨伊琳微博。小编听闻朱家巷和朱家坪也即将被开发,不知这古井日后的命运将如何?
名称典故
传闻古时一位李姓将军跟敌军作战,兵败追杀落难于此,朱姓先祖收留了将军,并给予资助。几年后,李将军重整旗鼓,与敌军遭遇于五岭大山中的峡谷内,战争十分惨烈,正当两军打得难分难解之时,似有神助,突然一阵狂风袭来,把敌军将旗折断,顿时敌方军心大乱,李将军趁势杀入敌阵,大败敌军,得胜回朝葆婴有限公司。皇帝龙颜大悦圣战士丹拜因,封李将军为上将军,统帅江南兵马。李将军不忘当年恩情,专程来到郴州,找到朱姓先祖,教其射箭,说只要你能射多远,箭内的地都归你所有。于是朱姓先祖拿起将军递过来的弓箭,取箭拉弓射出一箭。将军说,这方圆一箭之遥的土地就划归你所有吧,拥有这片土地可保子孙百年基业。并告诉朱姓先祖说落箭的地方有股泉水,说完就走了。朱姓先祖谢别将军,叫来儿子,在箭落之处,挖地三尺,果然一股清泉喷涌而出。有赖于这块土地和泉水,朱姓子孙世代繁衍于此,后来这块地方就叫朱家坪君临韩娱,井就叫朱家坪井。

张家井
骡马古道今犹在,何人更忆石方泉
张家井位于干城街,如今只余一滩死水,即将因修路而被填埋,从它身侧走过,恐怕无人识得这曾是供一方居民饮用的泉水。
张家井的前生
名称典故
张家井得名于张家坪,据说当年朱德陈毅湘南起义攻打郴州时曾到井里取水喂马,井距今已一百多年历史,不过它的历史即将戛然而止。

陈家井
不知当年起义时,元帅尚且引水否
陈家井就在郴州兴中街陈家大屋旁,因此也被称为陈家大屋井,这是一口私家井宁采儿,有着数百年的历史,如今它被锁在木栏里,井口被水泥板盖住,早已弃用,寂寥的它伴随着古宅,默默回首着前程往事。
名称典故
陈家井所在的陈家大屋乃是湖南郴县苏维埃政府旧址,因为这座古宅有着光荣的革命历史,已于2013年与湘南起义旧址群一起列入了国家文物保护单位。

圆泉
水白且浊,玄素既殊
圆泉位于坳上镇田家湾村,与寿福寺相依偎,号称天下第十八泉,经今人修建,架起了一个很现代化的棚子,虽与古文中青山绕,佛钟鸣的“圆泉香美”景象大相径庭,但好在泉水依旧缓缓流淌,不曾停歇。
名称典故
圆泉泉水从石壁圆孔中流出,在地面汇成一个圆形水潭,故名圆泉。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记载,那时的圆泉水“一边暖一边冷。冷处极清绿……暖处白且浊叶兆良。”一池之水,迥然不同,确属罕见。古人雅称之为“圆泉香雪”,列为郴州八景之一。
圆泉是优质矿泉水,水色晶莹,水质清醇,水味甘冽。用圆泉水沏茶,芬芳馥郁,妙不可言。据《万历郴州志》记载,唐代有个叫张又新的写了一篇《煎茶记》,说他在僧室得到一本书,里面写着唐代“茶神”陆羽同李季卿评论水品时,把天下煎茶之分为二十等,郴州圆泉排列第十八。公元1218年,南宋郴州知军万俟侣在泉水左上方的石壁上竖镌“天下第十八泉”六字,从此,圆泉便以“天下第十八泉”而驰名了。

慧泉
绿野禅踪今难觅,清泉不断何以埋
慧泉居于南塔,曾和文明山遥相呼应。现今南塔公园的指示牌上还有慧泉古井的方向指示,沿着指示前往见到的却是这样的一番景象,平整的水泥板没有标识没有印记,地方是这个地方,古井却没了。
前几年的慧泉还是这样的宁静古朴,小编不能理解为何在郴州创办文明城市及申报国家历史文化明城的当下,慧泉古迹会被填埋。更好的保护它们不是才更贴切宗旨吗?
名称典故
自古深山藏古刹,古刹旁有清泉涌。慧泉古井在南塔寺边,相传为南塔寺的僧人开井汇泉而成,距今约有上千年的历史了。慧泉之所以被命名为“慧”,想必与其所在的山有关,因为文明是智慧的象征,慧泉与文明山互相呼应,汇聚着民间的智慧与佛家的“慧根”。
涓涓流水,清甜甘醇,这都是大自然的馈赠,文明的进程需要铭记和感恩,当时代的巨轮滚滚向前注定要将老城记忆碾碎时,希望古井们还键在,当我们的孩子问起一些典故一些地名,我们能指着那口清澈见底的水井说一切都是源于它。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