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33官路如此多娇!! 一个高官与各式绝代红颜的暧昧!-时事热刊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58
官路如此多娇!! 一个高官与各式绝代红颜的暧昧!-时事热刊
第01章:极品女上司(1)
楚南省会一家宾馆的客房。已是晚十时。
  吴县政府办公室借调文秘秦伟东坐在电脑桌前,烦躁地反复修改着一份近两千字的文字材料。他毕业于本省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通过公务员考试,到了家乡县政府下属一局上班干文秘。由于长得俊、脑子活、材料写得好,去年春被县政府办公室借调至今。
  平日,如此公文材料,他都是轻松搞定,一挥而就,甚至脑筋都不用动,交上去总是顺利过关。今晚,不知为什么,思路老是上不来,不是语法有误,就是逻辑有问题、用词造句生硬。总之,进不了正常的写作状态。
  女常务副县长姚倩倩的美妙身影不时在他脑海闪现,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对高耸,小小的蛮腰,凝脂一般的肌肤……美妙的身影闪得他不住地难受,有种欲望在体内蔓延开来,越来越厉害。
  姚倩倩上月自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位上调至现职。据说,姚倩倩到吴县任常务副县长,与县委书记王子君有很大的关系。市委原准备安排姚倩倩到另一个县任常务副县长,是王子君力争来的。王子君在不同场合都说姚倩倩是个难得的人才,更是个难得的好女干部。
  对于姚倩倩来吴县任常务副县长,县长叶根深是极力反对的,他想让心腹现任副县长麦场发当常务副县长。但县长毕竟是副书记,是二把手,只好接受。不过,很多人说叶根深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作为县长自有他的能量,而且具有不同一般县长的能量。
  王子君原是市政府秘书长,是姚倩倩的老领导。姚倩倩来后,便有人私下议论王子君拉帮结派。还有人闲传王子君和姚倩倩有不正当关系。
  姚倩倩在市政府办公室分管文书信息。在今年全市政府系统信息培训会中,秦伟东还和她打过一场羽毛球。
  那是初春,天还有些寒冷。第一场课就是姚倩倩讲解市政府信息相关规定。当一身浅红色风衣的她走进会堂时,秦伟东心里暗赞真美。休课中,没想到姚倩倩主动邀他打羽毛球。红绿争艳的花园苏伟刚,窈窕的浅红曲线,空灵洁白的羽毛球,多好的画面!打了一会,许是有些热,姚倩倩解开了风衣扣子。顿时,一对挺拔的高峰在毛衣里轻轻地跳跃着,秦伟东一阵窒息,不禁盯着看了多眼,不知是发现了他的坏眼神,还是有些累了,姚倩倩放下了球拍,离开了花园。
  没想到半年后,竞调到了吴县。姚倩倩到吴县后,秦伟东和她基本上没什么接触。县政府办公室一个年过四十的副主任查冰跟着她,为她服务。全省县域经济现场会三天后在吴县召开,政府办一时人手不够,包括查冰全部抽去准备现场会的事宜,才临时派了借调人员秦伟东这趟差事。
  不知是谁向省国资委告了一状,说吴县大量贱价处置国有资产。省国资委很震惊,本要立即到吴县调查,考虑到全省县域经济现场会召开在即,再说告状的内容也不一定是事实,才要求吴县县长就告状内容到国资委当面解释,视情况再作处置。县长叶根深确实放不开在即的重要工作,只好委托常务副县长到省资委办理。
  姚倩倩带着司机老严秦南下午一点到了省国资委。几个相关领导都送了书面材料,还在国资委纪检组长包组长的办公室里,整整汇报了两个小时。
  晚上,姚倩倩按照叶根深的意思,请省国资委的几个相关领导到宾馆聚一聚,几个领导在姚县长的热情邀请下,除包组长没来外,都到了。
  几阵猜拳喝令饮酒后,姚倩倩变得艳如桃花。秦伟东发现她酒已有些过量。果然,一会儿她往公共洗嗽间走去。秦伟东赶忙站了起来,跟在她身后。
  进了洗嗽间,她突然一个趔趄。秦伟东两手急速扶在了她的小蛮腰上。和她相触的一刹那,他颤抖了一下。他有过和女孩在一起的经历,而且那女孩十分美丽,不过他们早就分开了。正处精力过盛青年的他,好久没过那种生活了。而她又是那么迷人,少妇的韵味别具一种魅力。
  “县长,您没事吧?”
  “哦,没事!”
  姚倩倩呕了几下,没吐出什么。
  今晚的她穿的是低领连衣裙,一弯腰,那对饱满丰硕的东西便暴露无遗,秦伟东感觉心跳在加速,马上有了反应。还好,她站直了身,说没事了回去吧。
  秦伟东双手放开了她腰部。
  落座后,又吃喝了一会,晚宴便结束了。秦伟东一路跟着她,送她到卧房。
  “小秦,我睡会儿就好了。你赶快把县机械厂资产处置的汇报材料写出来,明天早上八点要送到国资委!”
  “好的,县长。”秦伟东轻轻地关上门,到了自己的卧房。秦伟东的卧房和姚倩倩的仅一墙之隔。
  回到卧房后就坐到了电脑旁,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写出令自己满意的材料,自己都不满意,领导那里过不过了关就明显是个大问号。
  这个材料写好的关键就是既要汇报告状人反映的问题,又要掩盖告状人反映的问题,做到有所讲有所不讲,避实就虚,罗列事实,不留痕迹,有说服力。这就有难度,需要艺术。秦伟东一直没想好怎么运笔。一个好文秘,不仅文字功底要深厚、各级政策及形势要熟悉,还要懂人情世故、懂官场。秦伟东在这方面天分很高,虽说上班时间不长,但已进入了角色,入了门。这个材料虽说有点难度,但对于他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可是姚倩倩一对雪白的东西,还有小蛮腰,一直不停地侵袭着他。
  “还是休息一下再写。”他合上了双目。一会,他拿出了手机,一个披肩长发、身穿洁白连衣裙的秀丽女孩现在机面上。她是他的第一个,第一次,可他们在去年底分开了。
  如梦似幻的大眼睛、高挑亮丽的身段,令他多少次沉醉?
  秦伟东感觉身体胀得难受,不知是晚上喝了几杯酒,还是……
  房间的座机响了,他一拿起听筒,温柔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小秦米汝成,你帮我买点水果新四小天王。”
  “我就去买 ,县长!”秦伟东放下听筒,飞快地冲了出去,下了楼,到了对面的超市,买了香蕉和苹果,来到姚倩倩的卧房前。第02章:极品女上司(2)
秦伟东轻轻敲了敲门。
  “小秦,是你吗?”
  “县长,是我。”
  门轻轻地开了,穿着吊带睡裙的姚倩倩站在门后。光滑的背部、凹凸分明的身段,在幽暗的灯光里有一种令男人冲动的引力。
  电视里梅艳芳的女人花弥漫在房间内。
  秦伟东把水果袋放在茶几上,拿出一个又大又红的鲜嫩苹果,用水果刀剥了皮,在水龙头下冲干净,甩干水后,递给了姚倩倩。姚倩倩已半躺在睡椅上。
  “小秦,你做事很细心呢!多大了?”
  “哪里?!二十四了。”
  她慢慢地吃着苹果,樱桃小口、两排晶莹的小牙,煞是好看。
  “哦,小秦,你也吃,多吃水果好!”
  “县长,我肚子不饿,不想吃。您现在没事吧,我和老严真担心您酒喝多了!”
  “睡了会,好多了,只是有些饿。”
  吃完苹果,秦伟东又剥了一个香蕉给她。完后,秦伟东给她一块纸巾,正要说县长如没事就回房时,姚倩倩问到:“小秦,你爸爸是医生,擅长外科、推拿?”
  “曾做过乡村的赤脚医生,会些骨科推拿。不过现在没做了。”秦伟东尽管有些惊讶,但并没表现在脸上。两年来的机关生活,他成熟了不少。
  在两年的工作中,他有一种很深的体会,那就是当领导的都有掌握信息的特殊本事,大事、小事,国事、家事,正事、闲事都有不同的人及时报告。姚倩倩也不例外,但到底是谁向她汇报的呢?一个借调人员的档案,县政府办公室是没有的。肯定是老严,开小车的司机自然和自己所在局的小车司机熟络。
  “据说你也会推拿?还有哪些爱好?”
  “会一点,还懂一点武术、书法。”秦伟东确实精于推拿之术,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他的推拿术已远超父亲,读大学时为了筹学费,就在一个洗脚城干过,并且在当地已获得小有名气。一个美女老总每个星期都要来两次,每次都定要秦伟东。毕业时洗脚城的老板,许出月薪万元聘他,但他没答应。他的武术、书法也是很出色的,已有扎实的功底。秦伟东还有一项没说,他是市作协的会员,已发表作品近百万字。因为干的是文秘,文字是他的本行,就无需多说。
  “年轻人多些长处是好事。初中毕业时本想报卫校,爸妈非要我报考师范,后来又从了政,做了这苦差事,什么都不能由着性子,都不能自主。老百姓说我们常常吃喝玩乐,可哪里知道我们的难处!就说今晚的饭局,谁愿意?可有什么办法?!一天下来,真累!”
  “姚倩倩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我给她按会xlwb?但如果只是说着玩玩,并无他意呢?”秦伟东望了她两眼,拿不定主意。
  “小秦,你帮我把头按一下,好吗?可要拿出真本事来!”姚倩倩笑着说到。
  秦伟东洗了洗手,坐在了她的背后。
  秦伟东轻轻地柔柔地,时快时慢,恰到好处地按着头部。
  “小秦,有女朋友吗?象你如此帅又有才的小伙,肯定是美女抢着和你处!”
  “哪里?!一个农家子弟,一个书生。大学时处了一个,现已分手了,形单影只。”
  “为什么分手?”
  “个性不合,人生规划不同。”
  “唉,个性!人生幸不幸福,婚姻美不美满,最主要的就是个性。我和他,婚时是山盟海誓如胶似漆,现在是天各一方、已同路人。我和他的分手就差一张纸。他去德国一年,只给我两次电话,都是关于女儿高中毕业后出国问题。”
  听说姚倩倩的丈夫是一位大学教授,没想到她的感情竞然这样。
  “小秦,你再帮我按按手部。”
  秦伟南又给她按起手部来。她的手掌霸王新传,纤细、温软,给人暖暖的感觉。
  “小秦,你到政府办有多久了?”
  “已借用一年多了。”
  “我看你的材料写得很不错,人也机灵、踏实。适当的时侯,我跟叶县长说说。”
  “县长,真的谢谢您!您真是一个好领导!感谢您!”秦伟东此时真想跪下去,磕谢姚倩倩,k533可他还是没那样做。现在不兴这样,而且可能是适得其反,引起姚县长的反感,认为他不成熟。
  借用,就是临时工,就是随时可退转的人员。刚到政府办借用时,大家还尊重他,给了他和正式人员相当的礼遇,可两年下来栗鹀,看他没转正的戏,便不把他当回事。每次下属单位公务员来办事时,总是说这是小秦,去年从某局借用过来的。来人马上改变了原有的恭敬神态,换为一副漫不在乎的脸色。想回局上班,可文秘岗位已被人接去,只缺一个端茶倒水的服务员。不是说服务员低贱,关键是作为一男子汉干这事总觉不当,再说专业也不对口,也会荒费。更为重要的是,当一个相当级别的官是他的梦想,是他的人生走向和奋斗目标!可是事与愿违,真是进退两难。闻此佳话,秦伟东如此反应,便好理解,不足为奇了。
  “小秦,你的手法真好!我也是搞材料出身的,深知这行的艰辛,你不用感谢我。再说,作为分管政府机关的领导,留住人才,也是分内之事!”
  秦伟东按了姚倩倩的右手后,接着按她的腿部。
  姚倩倩的腿修长,丰而不肥,廋而不硬,真是妙不可言。
  腿部按完了。
  “小秦,我还是没什么力气,你拉我一把,我去睡觉。”姚倩倩一双明亮的眼睛有如秋水。
  秦伟东拉着她的双手,稍用了点力,没拉起来,姚倩倩没有运劲起身。难道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你抱我嘛!”
  秦伟东稍一使劲,右手托着腰,抱起了她。当他欲放下的那一刻,姚倩倩双手已围上了他脖子。
  其时,秦伟东体内的欲望已到沸点。他扑了上去,吻住了她的嘴。两舌互相吸卷着。
  秦伟东一把解开了她的吊带睡裙,一副绝美画面呈现他面前。他万般柔情。
  姚倩倩美妙的身体扭成迷人的曲线。
  一浪高一浪,一浪接一浪。
  “小秦,你好棒!我真的喜欢你,说了你也许不相信,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最终没有控制好自己。你也应该看得出,我自己已斗争了好一段。”
  “县长,我也很喜欢您!您的美貌、学识、智慧令我倾倒!您带给我的体验是从未有过的,我今晚才知道什么是爱!谢谢您!”
  “小秦,你我的身份,是不能这样的,这是玩火。我们要尽可能地少这样!并要做到绝密!”
  “我知道,县长。”
  “私下叫我大姐吧!”
  姚倩倩已穿上了吊带睡裙。穿着吊带睡裙的她,多么迷人、多么漂亮,比脱掉衣服更勾人神魄。其实,世间万事都是这样,隐约比直接比暴露更美!
  秦伟东近疯狂地扑了上去,狂吻着她的身体,慢慢地、慢慢地解着吊带裙……
  秦伟东和姚倩倩又亲昵了一会,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说也奇怪,再写起材料来,分外地顺溜,把一切相关和不相关的事例通个一个词串起来,就成了。
  睡意来了,一拿起手机,三个未接电话——林小月!刚才手机放在房里没带过去孟海公。
  打过去,已关机。
  什么事呢?林小月已很久和他联系了,是她拒绝联系的,说除非答应她的条件。她的条件,秦伟东暂时是无法答应的。他们只有分手。
  今天怎么会?难道她回心转意?可分手时,她丢了一个石头到河里,说如果秦伟东不答应她的要求,除非河里的石头浮起来,否则他们再无可能。河里的石头没浮起来,也永远不会浮起!分别后再无联系,秦伟东打她电话,一次也没接过。她怎么突然会?
  一时,关于他们之间的往事涌上心头,带着那些往事和迷惑,秦伟东进入了梦乡。第03章:极品女上司(3)
“雪中情,雪中情,雪中梦已醒……”手机闹钟音乐雪中情已唱了三遍,秦伟东还是没起来。
  睡得真香!好久没有如此好的睡眠质量了。刚一醒大喜哥,姚倩倩美妙的面容、迷人的曲线就闪现在脑海。那种畅游巅峰的滋味,和林小月在一起时,是不曾有的。
  林小月!想起昨晚的电话,他赶紧开了手机,一条短信跃入眼帘:我晚八点到吴县火车站,你能来接我吗?这是我的另一个手机号。林小月。
  当然可以,不见不散。秦伟东。
  想起林小月,他有些内疚。可有什么呢?只是正常的需要罢了。再说已分手了。他迅速洗嗽完毕,收拾好物品,出了门。一出门,便看见紫色紧身连衣裙的姚倩倩也正出门。
  她脸色很好,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冲秦伟东轻轻一笑,然后向楼下走去。
  好美、好温柔的笑,真是一笑百媚生。并且紧身紫色连衣裙,更烘托出她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段。
  三人在宾馆对面的小吃店里,每人点了一盘炒粉,一小碗稀饭。完后,向省国资委赶去。国资委的要事办得比较顺利,因为县机械厂并没卖出去,还在实施中。
  “老严,等下适当开快点,九时县四大家领导要查看全省县域经济现场会参观点准备情况!”
  “是,县长!”可车刚起动,老严就关了油门,把车停在了院内的一棵大树下,飞快地朝省国资委一楼的卫生间跑去。
  “县长,真对不起!我肚子早晨起来后不知为什么有些不舒服, 本想忍一下,看来不行。我去对面的医院看一下,好吗?”老严自卫生间出来,讪讪地说。
  “那你快点!离上午的活动安排只有两个小时!”姚倩倩虽然有些不高兴,遇上这种事也不好说啥了。老严脸色微红着去了。
  “老严平素做事还是很周到,今天怎么如此不会打算!早不看,晚不看,临到上路回县时看病。”
  秦伟东笑笑未答。也别说县长不高兴,回程需要一个半钟,如果遇上堵车什么的,就很可能要两个小时。县里如此重大的活动,迟到总是不好。一个老司机,在领导身边工作多年的同志,不应该发生手忙脚乱的事。早起感觉不舒服,你就应该马上去医院,或采取其它的有效措施。
  “县长,还是安心休息会。老严最短需要一刻钟。”
  “你去买份报纸来看看!”
  秦伟东在国资委的大门边的店里,买了一份省党报,钻进车后座,给了姚倩倩。姚倩拿出两张给他。
  两张都是宣传两个单位的专版。没什么看头。他偷看了县长几眼,如花的面庞,坚挺的高耸,苗条的身段,他的又有了反应。再看县长时,却发现她也在看着他。两眼脉脉含情。
  他紧紧地拥住她。
  “小秦,不要这样!”
  “县长,我发现真的好喜欢你!不仅是身体,各个方面!”他对着她耳语。
  “不要!”她躲避着。
  “大姐,让我浅尝一下。”他热烈地吻着她的小口,双手伸进了她的裙里。
  姚倩倩让他摸了一会后,坚决地推开了秦伟东。
  “小秦,我给你介绍一个美女,怎么样?”
  “好啊!”
  “正有一个,我给你们制造制造机会!”
  “介绍可以,不过只准介绍你自己!”
  “你个小鬼头!”姚倩倩才发现上了当。
  秦伟东又在她的裙内摸着。估计老严快回了,马上正襟危坐。
  “确实有一个美女,各方面都跟秦伟东相配的,凭感觉应是很好的一对。可如今能给他们介绍吗?不能。自己是怎么了?向来对私生活严谨,为什么会在突然间越过男女间的最后防线?仅是身体所需吗?不是。真是不可思议,竞喜欢上一个小自己十四岁的大男孩……”姚倩倩望着他棱角分明、英俊阳光的他,不住地问自己。
  秦伟东也是有如同姚倩倩一般的心思。
  男女之间的感情也许就是这样,没有道理,没有规则,毫无征召地就相互吸引,相互爱恋。明知这种感情不合情理不合社会规范,也斩不断,没办法,是一类感情的宿命。秦伟东一路想到。
  “姚县长,您现在哪?出事了,化工工业园里来了许多下岗职工,包围了谢强公司,砸了谢强的牌子,还打伤了保安!”快到县境时,政府办副主任查冰打来电话。
  “我还要半个钟就可到。作好各方的思想工作,不准叫公安!”姚倩倩放下电话,愣了好一会。
  化工工业园是姚倩倩的挂点区。县四大家领导都有挂点区或企业。担心的事还是出现了,如果提早点、果断点想法解决,就不会发生职工上访的事了。可是提早点、果断点,多么艰难!多么棘手!第04章:狮子吼之现代妙用
谢强化工有限公司的地基原是县家具厂的地盘。厂改制中,拍卖了包括厂基设备在内的所有资产,支付改革所需。家具厂改制领导小组组长是县委常委、副县长麦场发。 姚倩倩到吴县任职挂点时,改制早已结束,谢强公司的新厂房已快完工棺材兽。
  挂点后,有几个原家具厂职工向她反映过,改制中存在一些问题,并且半年过去了,职工的卖断补偿还没到位。她了解了一下情况,确实存在反常的情况。可她一是刚来吴县段宝岩,再就只是挂点领导,改制县里有专门领导小组,而且组长是麦场发,实在不好深入过问,她只是跟家具厂的主管局局长打过几次电话,要求要依规依法办事,改革要以人为本。前天,她还问过一次,局长胡杰说完全按县国企改制文件精神运作,已全部到位。
  全部到位了,怎么还出现如此事件?
  姚倩倩到时,局面已失去控制。几千名下岗职工,除少部分守在谢强的大门和进出口外,其余的全聚在一起,把查冰、原厂长宋浩、新公司老板谢强等围在中间。
  “厂要重新拍卖!”
  “卖断标准要提高!”
  “我们职工为什么不能买?”
  “要打倒贪官!”
  各种喊声交织在一起。姚倩倩径向前走去。
  “县长,不能去!单联丽”老严急切地说道。
  “难道工人们会吃了我?”她向人群中走去。秦伟东紧紧跟在身边。在秦伟东的帮助下,她挤了进去。
  查冰的上衣已扯破一个大洞,宋浩、谢强鼻青脸肿。
  “姚县长,您来了!”几个人哭丧着近了来。
  “怎么回事?”
  “我们已答应下月底前一定把钱给清楚,可这些人还是要闹,一早来就围公司、打保安!”宋浩气愤地接到。
  “乱弹琴!已说了几个下月底?厂子卖了半年多了,几个保命的小钱还不给!”
  “城区一百亩地只卖六百万,怎么卖的?我们的卖断标准是怎么定的?”
  黑鸦鸦的人群又从四面涌过来,包围圈越来越小。姚倩倩喊请大家安静的声音淹没得几无可闻。两个头戴草帽的、衣装破烂不堪的年轻人,在不经意间向姚倩倩靠近。
  主管局长胡杰和几个副局长也赶到了,可根本挤不进包围圈。
  秦伟东看着谢强一米八多的块头,急中生智,跑到他身旁,叫他别动,双手在他肩膀一按,然后一个轻跃,站在了他肩膀上。
  “大家安静!姚县长在此!”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开来。
  也许是秦伟东的举动太不同寻常,也许是听说有县长在此,喧哗的人群竞慢慢静了下去。事后大家说秦伟东这一喊,直可与传说中的狮子吼神功相当。
  “你是什么东西?在此撒野!”两个戴草帽的年轻人吼道。可没其他的人接嘴。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请安静,我是吴县常务副县长姚倩倩!我首先向大家表示谦意,是我们的工作没作好!我是专门来听大家意见的,并解决大家提出的问题。只要是合理合法的,我在此表态:一定给大家满意的答复,并且在三天之内!请大家选出代表!”
  “别听鸟县长的!都不是好东西!那麦鸟县长不是说得好好的,上月底就给清!”两个年轻人又喊到。
  一些下岗职工附和着,要求马上就兑现,就在现场。人群又涌动着。一个年轻人拿出一根铁棍向姚倩倩的腰部击去。
  秦伟东轻轻捏住棍头,顺势一轻拉,年轻人险些栽倒。另一个年轻人一块石头甩出了手,飞向姚倩倩的背部,秦伟东一式小擒拿,把石头轻轻地抓在掌中。待秦伟东抬眼寻觅时,两个年轻人已丢掉了草帽,混在了人群里。
  秦伟东再次跃上谢强的肩膀,请大家安静。人群又慢慢静了。
  姚倩倩感激、欣赏地冲秦伟东一笑。
  “各位父老乡亲,您们曾为吴县、为国家作出过很多奉献,立下过很多功劳,在新时期又顾全大局作牺牲,政府一定会解决好您们提出的问题!再次向大家表示谦意!我保证,三天之内答复,请派出代表!”
  四位代表走了出来,随着姚倩倩到了谢强公司会议室。
  县委书记王子君、县长叶根深打来电话询问,得知情况后,要求姚倩倩妥当处理,上午就不需参加四大家领导查看活动。
  一了解,才知事件的大致经过。几个困难原家具厂职工到谢强公司,找宋浩要卖断工龄钱,被保安拦着不许进,几个职工要进,在僵持中,保安骂他们现在是不会赚钱的残废,便打了起来。宋浩、谢强出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批评几个下岗职工,还扬言说没钱、有钱也不给。几个职工气不过,几个电话,便全来了。
  四位代表拿出一份解决相关问题的请示,说要解决的问题都在上面。
  姚倩倩接过一看,不知说什么好。这些问题,她能迅速答复吗?

文章归档